辛水八木-限流怎么连小透明都不放过!

这里梓柒,详见置顶
头像来源于百度,侵改
QQ扩列:1959043763
欢迎勾搭~❤

【喻黄】竹实

点文产物 @乐兮 

古风pa

中医喻×剑客黄(其实到最后貌似没有啥用)

可能有些不符,ooc

说实在的刚看到中医,我脑子里想到的就是老王。

老王、4000客串

————————————————

竹实 文/梓柒

    南城北街有一医师,待人温和。

    南城西街有一江湖人士,凭一剑,走江湖风华。


    喻文州又一次见到黄少天,是一个不能称得上意外的意外。

    喻文州是南方人,第一次来到京城,还是人生地不熟。作为一名出色的中医,很快,他也就凭着温和的待人,得当的仪止,以及那宛若神仙的药理,在南城打响了名头。和中草堂的当家王杰希一同在北街开了家中医馆。

    再说那王杰希,中草堂以医术出名,不论是平民百姓、江湖人士,还是皇孙贵族,都对中草堂的医师客客气气,包括朝廷的御医,都是出自中草堂。而那王杰希,则是前任堂主所挖掘出来的一个好苗子,但是有一点,却让前任堂主有些惊异,王杰希,不论用什么药草,哪怕是平常医师认为无法搭配的药材,都能用一种神奇的功效医好来访者的病。

    有这么两位有名的中医,南城北街的中药馆,便成了平民百姓最爱去的地方,不论是调理还是治疗,相比起中草堂更受欢迎,主要原因就是中草堂常年被皇孙贵族、江湖人士所用。

    中药馆开馆没多久,馆内便来了一名江湖人士。

    方士谦作为中草堂的首席中医师,又是江湖上传言能与阎王爷抢人的神医,在某天出乎意料的拜访了北街的中药馆。

    王杰希早已收到了方士谦传来的消息,早早的闭了馆,在后院与喻文州一同等待方士谦的到来。

    “诶,我说杰希,你不在中草堂好好待着,到这么个偏僻的地方来干嘛?看照民生?”人还未到,声音先起,话音刚落,方士谦便从一旁的房顶上跳了下来。

    “士谦,劳烦你以后来的方式正常一点。”王杰希瞥了一眼方士谦,又看了看房顶,叹气道。

    “哦。”方士谦将手中提着的人放下,对王杰希挥了挥手:“王医师,过来一下,看看这人,还有没有救了?”

    被方士谦和王杰希忽视在一旁的喻文州,早已注意到那个蓝衫的少年。

    少年一头黄发被鲜红的血液凝结在一起,水蓝的短衫已经破烂不堪,到处都是剑痕,右边手臂有些微微扭曲,看起来伤的不轻。

    “这是……”王杰希走上前,看到伤者那一头黄发,又看到方士谦手上提着的一把湛蓝的长剑,心下了然,“剑圣?”

    方士谦点点头:“我赶到的时候,剑圣被人围攻,大概5、6人,不过蓝溪阁倒是很关心剑圣,为了他,都不惜来请我了。”

    王杰希斜眼看了一眼方士谦,对着一边的喻文州招了招手:“文州,来帮我?”

    喻文州点点头,小心翼翼的撕开剑圣的衣服,开始上药。

    方士谦和王杰希一前一后的走进了一间房子,院子里,就只剩下了喻文州和剑圣。

    剑圣夜雨声烦,是蓝雨的第一王牌,同蓝雨的第一中医师索克萨尔并称“剑与诅咒”。蓝溪阁的第一中医师玩得一手中药,可杀可救,下毒毒不过霸图张新杰,医治医不过微草方士谦。但他是出了名的诡计多端。

    待黄少天悠悠转醒,映入眼帘的便是三张放大的脸。

    看见他醒了,方士谦和王杰希也直起身来,到房间外讨论起来。讨论的东西,里面的两人也没听清。

    “少天。”喻文州把黄少天神游天外的心思唤回来。

    喻文州神色有些凝重。

    他也不知道会在这种情况下遇到黄少天,他已经躲了黄少天很久了,从他发现自己哪一些不对劲开始,他就躲着这个和他相处了几年的好搭档。

    他喜欢黄少天。

    没错。喻文州也不知道自己对黄少天的感情什么时候变得质,但是他知道,黄少天不可能喜欢他。曾经黄少天喝醉酒时,对着喻文州表达过他对那次任务目标的厌恶,那次的任务目标,是有断袖之好的。

    喻文州一直以来藏得很好的心思也是那时起被他自己打入地狱,那次之后,他便离开了黄少天,他知道,静一静对自己的好处是很大的。

    “文……文州!”黄少天有些激动,不免扯动了自己的伤口,喻文州匆匆按住他。

    “少天,你好好休息。”语罢,他转身离开房间,留给黄少天一个背影。

    王杰希看喻文州出来了,眯了眯自己天生不同的双眼,眼中露出一丝笑意,对着后门扬了扬下巴:“文州,后门竹林,茶已经沏好了,自己想想吧。”

    喻文州看了王杰希一眼,微微点点头。

    “他这是……”

    “担心黄少天不喜欢断袖。”

    方士谦差异的目光投了过来:“王大医师您以后可以去做媒婆。”


    喻文州独自一人坐在石凳上,对着眼前的茶盏出神。

    他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喜欢黄少天的呢?

    几年前在江湖上看见剑圣一剑走天下?还是第一次给大名鼎鼎的剑圣包扎看到对方近乎完美的侧颜?

    他也说不准。


    黄少天很烦。

    他好不容易从蓝雨的诸位长老空中问出喻文州的下落,然后为了避免相见的尴尬,还在南城西街买了一间房,以江湖好心剑客之名帮助百姓,结果被人发现踪迹,雇主还特意请了江湖榜前50的10个人来杀他,又被方士谦捡到,遇见了喻文州。

    喻文州出去以后,黄少天更烦了。

    他也说不清自己对喻文州的感情,但是他的确不喜爱断袖之人,他打心底的把喻文州当做亲兄弟,但对喻文州躲着他赶到烦闷和不解。

    嘎吱——

    门开了,走进来的是方士谦。

    “老方,你说文州这是怎么了啊?”黄少天似乎还没又从自己的想法中解脱出来,少见的问了一句话。

    方士谦已经通过王杰希知道了两人事情的来龙去脉,决定帮喻文州一把,和王杰希一起当一次媒婆。

    “烦烦,你是不是很在意喻文州?”

    “恩?”黄少天用完好无损的左手撑起自己的身体,面带疑惑的看了方士谦一眼。

    方士谦笑的贼兮兮的。

    “嗯。”黄少天嗓子有些哑,方士谦急忙端来了一碗水。

    “你对断袖的看法是什么?”方士谦继续问道。

    “恩?”黄少天的嗓子在水的滋润下好了一些,“方士谦你问我这个干嘛?难不成你是个断袖然后要我看看我接受不接受的了你,其实你是你喜欢我的吧。”

    方士谦沉默了。

    “怎么了?被我说中了,士谦,你不会,真的喜欢我吧?”黄少天的声音慢慢弱了下去,随后又大声的回答道:“我不喜欢断袖。”

    “那……”方士谦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王杰希让他问的最后一个问题:“如果喻文州是断袖,你会怎么办?”

    黄少天噎住了。

    他没想过这一点,如果喻文州是断袖。

    “算了……”方士谦转身离开,“黄少你好好想想,方某先告辞了。”

    徒留黄少天一个人静坐在床上。

    突然,黄少天一个鱼打挺跳了起来,把区区走到门口的方士谦打了一跳。

    “诶呦我的姑奶奶,劳烦您好好养伤吧。”方士谦急忙扶住要摔倒的黄少天。

    “士谦,带我去找文州。”黄少天咬咬牙,在地上站直了身。“这点伤,还不算什么。”

    方士谦叹了口气,“行吧,姑奶奶您慢慢走。”


    沙……沙……沙……

    竹叶和风,清脆的声音响在喻文州的耳边。

    喻文州和王杰希陷入尴尬已经好久了。

    喻文州微微晃动着手中的茶盏,避开王杰希的目光,轻叹一声:“那又如何?少天他……不是断袖。”

    “啧。”王杰希轻轻啧了一下,用手挑起喻文州的下巴:“你又怎么知道黄少天不喜欢你?”随即放开了自己的手。

    喻文州肩膀一颤,看了眼王杰希。

    此时,方士谦进来了,从门的那个角度,两人就像是在接吻一般。

    方士谦清了清嗓子,喻文州转头,王杰希像是个大爷一般的向后倒在摇椅上。

    “文州。”身上依旧缠着白色绷带的黄少天,只穿了件白色内衫的出现在方士谦身后,方士谦给王杰希使了个眼色,两人离开了竹林。

    “文州……”黄少天左手扶着门框,轻声叫着喻文州的名字。

    “少天?”喻文州站起身来,把自己的长袍解下来给黄少天披上,看着自己心上人欲言又止的模样。

    “文州,你愿意收留一个剑圣,一个只为你挥动冰雨的剑圣吗?”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双眼,他从那一双眼中看见了自己的模样。

    喻文州愣了一下,笑了。

    “当然,我的剑圣。”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