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水八木-限流怎么连小透明都不放过!

这里梓柒,详见置顶
头像来源于百度,侵改
QQ扩列:1959043763
欢迎勾搭~❤

【全职】撕裂(十二)

末世背景下大写的OOC

后期文风突变,ooc到极致

看!你儿子! @霜落万叶樱·学业太重暂停更新 下章就是喜闻乐见的啦

没办法,不这样做的话进度会变得很慢很慢

本章上线CP:周江

全文戳→【全职】撕裂

上一章

起始章

12

    警报突起。

    “恩?”江波涛周泽楷两人迅速收拾了一下桌面,“走吧,诸位,都去31楼大会议室。”


    “这次把大家都召集到一起,是要公布一件事情。”叶修站在大会议室的会议桌最前端,身上还穿着嘉世的任务执行装,严肃的看着面前在座的所有人。

    这次突如其来的集会,将所有在外执行任务的人员都召了回来,座位排序是按照代数来的,向来不出席会议的研究部各科科长也一一落座。

    虽说七代的新人都非常活宝,但在这种凝重气氛下,也都沉默了。

    “经过研究部技术科的技术人员对基因科学组织的信息截取和信号垄断,打听出一件事。”叶修双手搭在会议桌桌沿,神情严肃的说道,“基因科学组织在地毯式搜寻一个人,11号。”

    11号?

    听闻这个代号,喻文州看了看江沐泽,江沐泽看了看江波涛。

    江波涛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些去过基因科学特殊实验室的,不打算解释一下?”叶修看向初代五人。

    “我来说吧。”在这种场合向来不讲话的江波涛这时候却出声了。

    所有人的目光转向江波涛。

    “我就是11号。”

    此话一出,举座震惊。

    “8年前,我被带到S市的特殊实验室,然后转移到他们的位于G市总部的特殊实验室。他们给我注射的是唯一一只变异穿山甲的基因,变异穿山甲的能力是钢铁化。但在观察期,他们把我关在一见类似于监狱的房间,地面是铺着干草的泥土地。”

    “他们没想到的是,我不仅继承了穿山甲的背部皮肤钢铁化能力,还有属于穿山甲原本的能力。我逃了。在G市的第一个地方,我发现了当时就宣布死亡的,”

    “阿斯忒瑞亚。”

    “阿斯忒瑞亚?她还活着!”叶修失了镇定,一只手直接拍在会议桌上。

    “对,阿斯忒瑞亚还活着,在公布她的‘死讯’后,她就改了名字,因为完全激发的天鹅基因使阿斯忒瑞亚的外貌发生了巨大改变,她现在应该叫做,雅典娜”

    “那群基因科学家发现我逃走并没有过于关注,因为那些年,从G市特殊实验室逃走的‘失败品’也是有的,对不对,喻队。”

    喻文州没有想到江波涛会突然提到他的名字,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但随后,那间房间重新使用的时候,发现了我动用穿山甲能力在地上打出的隧道,我估计他们是发现了我也是全激发体质,和雅典娜一样。”

    “其实我不打算说的,但是我……”江波涛停顿了一下,“我怕是现在再不说,就没时间在把这件事告诉你们了。”

    会议室里陷入一阵安静。

    江波涛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只是静静的看着会议室里他能看见的所有人。

    周泽楷轻轻勾了勾江波涛的小手指。

    江波涛微微摇了摇头,示意周泽楷没事。

    “文州?你也在G市特殊实验室待过,愿意说吗?”叶修的左手在回会议桌上敲了许久,随后抬头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眼神暗了暗,叶修以为他要拒绝:“没事,不愿说就不说。”

    喻文州摇了摇头:“不,还是说了。”

    “我是公元历2208年10月1日被带到G市特殊实验室的,江副所提到的外貌改变我是知道的,因为原先的我,头发是纯黑的。”

    讲到这,喻文州有些困惑的揉了揉自己的深蓝色短发。

    “我从小就对海洋动物有亲和力,他们给我注射的人造鱼类。我所获得的能力,大概也就是能在水中如同鱼一样呼吸,以及能在水中像陆地上一样生活。这能力对于他们来说是鸡肋,和江副说的一样的,我也被丢在一间房间里。”

    “我出逃的那天,我发现了藏在角落的下水口,而那天,房间附近搞好没有人,据说当时所有人员都被叫去控制一名第一次出现基因结合反应的人了,所以我就逃了出来。”

    “照这么说,那那个第一次出现基因结合反应的人是……”肖时钦整理了一下自己脑中的思绪和猜测,看向了江波涛。

    “对,就是我。”江波涛点头。

    “那么,讲了这么多,对于这次基因科学组织地毯式搜索11号,大家,有什么想法。”叶修向江波涛和喻文州摆了摆手,让两人不要再说下去了,随后从上衣口袋里抽出一根棒棒糖叼在嘴里。

    会议室重新恢复了寂静。

    “如果他们找到联盟来的话,我就自己出去。”江波涛瞥见了这句话说出后周泽楷的神色,闭上眼握住了周泽楷的手。

    “江副,既然你加入了联盟,那么是不可能让你一个人承担着一切的。”张新杰推了推眼镜,紧皱着眉。

    “对不起,我已经决定了。”江波涛放开了周泽楷的手,转身,离开了会议室。

    “失陪。”

    “江!”周泽楷震惊的看着门口,手背还残留着余温。

    “好吧,看来这会议是开不下去了的,七代的训练有变动,直接进入特殊训练。”此话一出,叶修收到了来自战术组剩余4人诧异的眼神和来自谢天林炽热的目光。

    “这么快就到我了吗?”谢天林挑挑眉。

    “恩,下手轻点,自己人。”叶修对谢天林叮嘱了一句,见谢天林对自己点头,“好了,那么散会了。”


    “江……”周泽楷在岛的东面找到了江波涛,蹲坐在哪里的青年伸着手拂过海浪。

    “小周?”江波涛听见熟悉的声音,但他没有转头,只是用另一只手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要一起吗?”

    周泽楷没有犹豫的坐了下来。

    “小周,我之前问你的,我想你要考虑考虑,你不会说话,虽然你能力强大,但也不免被一些隶属的部队军人所欺负。如果哪天没有我了……”

    “江!你不会走的,是吧。”周泽楷的声音有些颤抖了,仿佛是离别时分,江波涛宛如交代后事一样的语气,让周泽楷感到不安。

    “不,小周,我会走。”江波涛摇了摇头,把自己的手附在了周泽楷的手上,“小周,我不仅会走,以后,你可能还永远找不到我。”

    周泽楷睁大了眼睛。

    虽然坐着,江波涛还是得微微抬起头来。

    他笑了,摘下面具,最自然最灿烂的笑了。

    “小周,不要去管以后了,只要知道,此刻,我,江波涛,喜欢你。”

    周泽楷咬着嘴唇,一直看着江波涛。

    搂过眼前心上人的腰,阳光下两个逆光的侧影彼此拥吻。


    第二天,谢天林双手抱胸的靠在实训室的墙壁上,看着姗姗来迟的江波涛。

    “江哥,来的好慢。”谢天林站直身,拍了拍手。

    七代七人这两天过下来,一听拍手声就安静了下来。

    “好了,七代的后辈们,自己找个地方找个舒服的姿势坐好,然后闭上眼……”见七人都乖乖的照着做了,谢天林有些佩服江波涛的教导方法,“江哥,开始了。”

    江波涛点点头,从自己的裤袋里掏出一条白色的布条,绑住了眼睛。

    “真实幻境,第一层。”

    “割裂,空间开辟。”


评论(5)

热度(17)